没买衣服不放鞭割两斤肉就过年(组图)

  • 时间:2021-11-22 12: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月6日,老环卫工杜富玉成了工友们谈论的主角。原来,快报当天用了两个显要版面来讲他和工友们的故事,大标题《过年只有一天假,11个春节没回家》被大家一遍一遍地念叨着 。不过,一篇报道还不能完全展现杜富玉和环卫工人们的生活。当天,趁环卫工人们中午一小时的休息时间 ,记者来到了杜富玉和老伴冯宗霞租住的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还有三天就过年了,杜富玉根本没打算买红对联、鞭炮和新衣服。小屋门口摆着单位发的四箱鱼,杜富玉说,再买上二斤肉就可以过年了。

  说起租住的小屋,杜富玉觉得那线点半左右,记者走进小屋时却发现 ,这个家实在有点简陋。

  小屋位于文化路一巷对面一片矮瓦屋中,记者从毓璜顶西路走近这片瓦屋 ,迎面看到一个破旧不堪的无门大棚,棚上刷着两个白色大字厕所,沿着这间公厕的北墙向里走五六米 ,杜富玉老两口的小屋就出现在了右手边。

  与其说是小屋 ,不如说是一个用土胚墙建成的棚子。屋子不足10平方米,灯光很暗,里面站上三个人就显得满满当当。杜富玉说:“坐一坐吧,太小了,也乱,你们别嫌脏。”记者这才注意到,小屋里左侧墙边有一个黑乎乎、已经看不清是什么颜色的长沙发 。沙发上堆满了各种脏旧衣服,让原本并不算小的沙发只剩下不足半米长的地方可以坐,沙发前是一张简易的小木桌,上面放了一袋饼。

  说到过年,杜富玉还是一脸的不在乎。“我们老两口在这儿过年挺好。”他笑着说,“在哪吃水饺不是吃。”听他这么说,记者不禁有些心疼:这样一个冷冷清清的小屋 ,哪有年味呢?

  杜富玉的住宿条件并不是个例,住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仿佛成了环卫工人们共有的特点。在环山路打扫卫生的李建华夫妇都已经60岁,他们过年也不回家,老两口在毓璜顶公园附近租住的小屋才4平方米多一点。

  在杜富玉老两口的小屋里,有一抹红色让人眼前一亮,那就是挂在墙上的大红色挂历。杜富玉说,红挂历是11岁的孙子昊昊的老师送的。原来,杜富玉的二儿子担心杜富玉老两口生活不方便,在2012年10月份携一家三口也来到了烟台,住在杜富玉对面的一间小瓦屋里,昊昊在文化路小学读书。

  “昊昊老师待他很好,还特地送了一个挂历。”杜富玉说,本来他们老两口就没打算买对联,现在有了大红挂历更不打算买了。“小屋也小,买了也贴不出花儿来,连贴的地方都难找。”杜富玉笑着说,“说心里话,在这儿还真不打算好好过年,也没法好好过啊。”

  过年不买对联不只是杜富玉老两口的想法,在通世路打扫卫生的刘月霞老两口今年都已经60岁,租住的小屋也很小很乱,在他们看来,再怎样装饰屋里也没有年味。

  杜富玉指着门前的年货说:“这是昨晚单位刚刚发的过年礼,一个人一箱带鱼一箱鲅鱼,我和老伴一共领了四箱鱼。”杜富玉有些兴奋,他说,每次领到过节礼他都感激单位,“人家不给咱东西咱也说不出什么来,这就当是年货了。”杜富玉说,除此之外,单位还给他和老伴每人发了600元钱的过节费。

  除了单位发的四箱鱼,杜富玉小屋里再没有其他的年货。“这才腊月二十六,还早呢,明天再买也不晚。”杜富玉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好买的,买也就是买二斤肉 ,买一袋面,“水饺还是要吃的。小年我们吃的素馅水饺,用了半个白菜,大年我们要吃肉馅的。”

  同样,环卫工人李建华老两口也没有太多想买的年货。“买也就是买上二斤肉 ,买多了在家就放坏了。”李建华说,就放大年初一一天假,初二就又得开始干活,买多了也吃不完。

  在杜富玉老两口的小屋里,沙发上、床上、桌上都堆着一些脏旧衣服。记者问:“过年了,老两口会不会买件新衣服?”杜富玉一听就乐了:“买什么新衣服啊,我们都这把年纪了。买了又有什么用,给谁看去啊?”杜富玉觉得,并不是不舍得花钱买新衣服,而是他们每天站街上打扫卫生,买了新衣服也变成了旧衣服。

  按中国人过春节的传统,过年离不开鞭炮声。不过,杜富玉老两口却不打算买鞭炮。“你看看我们的屋子,又小又矮的,对面不到两米就是另一户人家,一户挨着一户,我们去哪儿放鞭炮?”杜富玉玩笑地说:“万一鞭炮飞到人家屋里就麻烦了。”

  如此简单的过年方式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而在环山路打扫卫生的李建华夫妇的过年计划更简单。“不买对联,也不打算买鞭炮了。”李建华说,“大年初一那天放假,我们闲着没事干还打算去街上捡破烂呢。”

  在杜富玉的家里,除了一进屋迎面就能看到的红挂历比较显眼外,还值得一提的就是一台21寸的小彩电了,这几乎是杜富玉老两口下班后唯一可以娱乐的东西。“这台电视是我花了210块钱从夜市买来的。”杜富玉很高兴地打开了电视机,只能搜索到三四个频道。杜富玉说:“以前小屋里也有个小彩电,不过因为屋子漏雨太潮湿,电视坏掉了。”杜富玉很喜欢每天晚上7点的时候守在电视旁边等着看新闻联播,对他来说,这是获得国内外重要信息的唯一渠道。

  也正因为有了这样一台小彩电,在每年过春节的时候,杜富玉老两口能和其他人一样看上精彩的央视春晚。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环卫工人都能看春晚,比如刘月霞夫妇。刘月霞和老伴的小屋里虽然有台电视机,却因为长久没用,再加上小屋里潮湿就坏掉了。“我们俩身体都不太好,每天干完活都累得难受,哪有心思去看电视。”刘月霞说,他老伴打算年后去把电视机当废品卖掉换俩钱。现在,因为电视机已经坏掉,刘月霞老两口大年除夕晚上想看春晚也看不上了。

  在杜富玉的饭桌下面有一个类似油桶的透明塑料大桶,上面印着一行字。这是杜富玉花了18元买来的散酒。“一桶酒共9斤,很划算,1斤才两块钱。”杜富玉说,他从23岁结婚那年开始喜欢上喝酒,近四十年来几乎一天也没中断过,所以小屋里每天都有一股酒味,而这种酒味也成了他每天坚持在街上站12个多小时的动力。“累的时候就想想,下班回家就能喝几口酒,心里就高兴了。”杜富玉说。

  杜富玉的小屋里,另一个稍高一点的桌子上放了两瓶“泰山酒”,看起来并不是昂贵的酒。不过,在杜富玉看来已经算是“奢侈品”了。“这两瓶酒是别人送的,我还没开口儿,就等着过年了。”杜富玉说,辛苦一年了,好不容易有一天的假期,他打算找几个老伙计好好喝一喝。

  环卫工人李建华似乎并不喜欢喝酒,他今年60岁,头发几乎全白了,身体状况也不是太好。李建华说,过年那天他就只想跟老伴一块炒几个菜、吃顿水饺。“老伴还买了几斤枣馒头。”李建华说,“这在我们老家那边算是老传统,吃几块枣馒头也有点年味了。”

  外界都很关心杜富玉他们这些外地环卫工无法回家过年的问题,但杜富玉他们更关注一些和钱有关的问题。“从2006年起单位开始给我交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杜富玉说,对他们来说,保险能够保证他们退休之后的正常生活,是他老家很多农村人求之不得的事。不过 ,让杜富玉心里有些不太舒服的是,住房公积金似乎是白白浪费了钱。

  “我听说住房公积金只能在买房子的时候用上,像我们这样的收入,在烟台怎么可能买得起房子呢?”杜富玉说,还不如直接算工资发给我们。他自己算了一笔账,每个月扣90多元钱,一年就是1000多元钱,从2006年算起来,一共有近8000元钱。在杜富玉看来,这是一笔不小的数额。

  公积金难取出不是杜富玉一个人的窘境。据调查,凡是单位给缴纳了住房公积金的环卫工人们,没有一人不希望这笔钱尽快换成看得见摸得着的人民币,但只能等退休才能提取。

  采访中,环卫工人们还抱怨了一件事:无论下雪还是刮风大雨,按照规定环卫工人们都要坚守在一线岗位上。

  李振来自东北,10年前来到烟台,干环卫工作已经4年多了。在他的印象里,他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恶劣天气了。“天上下刀子也得干。”李振开玩笑地说,他还记得2012年第一次下大雪,他和工友凌晨4点半就到岗,拿着扫帚从南大街一直扫到北马路,“既然干这行就得服从上面的规定。大街一天不扫,路都没法看。”

  李振说,下大雪的时候扫扫身上还暖和,让他们最担心的是夏天大风大雨的天气,无论雨多大,他们都要穿着雨衣坚持扫马路。“夏天一下雨我们就得穿雨衣,但是很多人的雨衣都坏了,漏雨,干活的时候也没法打伞,每次下大雨,环卫工身上必定全部淋湿。”南大街环卫工人尹大妈说。

  “大雨狂风天气,能不能等雨停再干呢?”记者询问。“如果旷工,就被扣钱。”尹大妈说,他们也希望在雪天、雨天能避一避再干,但不被允许。

  干了10多年的环卫工让杜富玉感到高兴的地方是,从2002年开始 ,他的工资就在一年年地增加。杜富玉说,2002年他的月工资只有380元,在2002年下半年调到410元,后来又增加到500元,随后就是550元,650元,850元,930元,1250元。2012年,他的月工资增加到了1450元,是十年前的3倍还多。

  不过,杜富玉和其他工人心里也明白,他们涨工资是随着烟台最低工资标准一起上涨的。2002年9月份之前,烟台最低工资标准是370元,2002年10月到2004年12月,烟台最低工资标准上涨到410元。随后每年都在逐步上涨,530元,610元,760元,920元,124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