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给她的告别信还没写完

  • 时间:2021-10-23 15:1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3月16日上午9时15分许,左蕾和丈夫韩先生一起登上了深圳飞往北京的航班。左蕾和丈夫与其他普通旅客一样排队登机,可在飞机入口处,一位空姐拦住他俩,带他们到了贵宾舱。空姐说这是这次航班专门为你们安排的贵宾舱,是为了给你们一个私密空间。

  飞机爬升到飞行高度后,机舱里传来乘务组长曹阳的声音:“1908年3月16日,英国护理学先驱、妇女护士职业创始人和现代护理教育的奠基人南丁格尔被授予伦敦城自由奖。这位伟大的女性,在1860年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护士学校——南丁格尔护士学校。今天,在本次航班上,也有一位伟大的女性,她就是即将代表祖国赴东帝汶参加维和行动的深圳边检总站民警左蕾。在左蕾的身边,是她的丈夫韩先生,他是专门赴北京为妻子送行的。左蕾为国奉献伟大,她的丈夫更伟大。”乘客们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几个空姐来到贵宾舱,为左蕾夫妇献上一束鲜花、12只千纸鹤和两个本次航班的模型。一位空姐对左蕾说,作为女性,你去执行那么艰巨的任务,我们线只千纸鹤是我们连夜叠的,送给你,祝你平平安安,早日归来。

  3月16日上午12时,飞机抵达京西机场,左蕾到达廊坊时已是晚上7点多,先到的维和小组其他成员把两大盆热腾腾的饭菜送到他们住的招待所房间。

  8点10分,维和小组举行第一次全体成员会议。这个小组共有10名成员,包括左蕾在内有2名女性。组长介绍了东帝汶的基本情况:这里年平均气温28摄氏度,而3月份的气温在40摄氏度左右,非常炎热。5月份东帝汶举行大选,而当地经常会有爆乱发生,我们这个维和小组主要任务就是维持大选期间的东帝汶社会治安,因此任务非常艰巨。但东帝汶最危险的不是爆乱,而是蚊虫和登革热病毒,上批中国维和小组就有多人受到过感染,还有一个外籍维和人员因感染登革热而牺牲,又讲了一些预防登革热的措施和注意事项。开完会已是晚上10点,按基地规定,熄灯的时候到了。

  起床铃响起时已是3月17日早上6点,廊坊小雨,气温下降到6度。维和队员们冒着雨跑完早操,7点钟用餐。吃饭的时候,丈夫一直在看着左蕾,就像他们恋爱时每次离开的时候一样。可9点钟一到,左蕾就把丈夫扔在招待所,和队友们一块打疫苗去了。10点多公安部领导来看维和小组成员,会议一直开到12点钟才结束。回到招待所,丈夫说单位有紧急任务,他得走了。“我给你写了封信,因为时间紧,没写完。”他说。

  左蕾说:“我和先生的姻缘源于我父亲2004年在广州做手术。我当时工作忙抽不出时间,他在广州帮助我解决了许多实际困难。后来两人相爱了。”

  由于左蕾要到廊坊培训,他们的新房基本上都是韩先生一人张罗装修的。2006年10月,小俩口住进新房,可惜不到半年,这个温馨的小家又得缺一年的女主人了。

  回到住处,左蕾就急切地拿起丈夫没有写完的那封信,标题是“如果爱一个人就应该义无反顾地支持她”,她答应在电话上给记者念念这封没写完的信,可就在这时,集合的命令到了,她与记者相约晚上8时再通电话,可刚说了几句,又被通知前去开会,采访又一次中断。夜里10点多,她发信息告诉记者,基地10点就到了熄灯时间,没法接受采访,明天再说吧。

  3月18日中午,左蕾终于抽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因为还在外边采购装备,记者没法听到她读那封没写完的信,她笑着说:“等我维和回来再说吧。”

  维和小组头几天的主要任务有三项:1、打各种疫苗;2、采购装备,主要是蚊帐和一年用的防蚊药水、食品、钢精锅、调料等等;3、了解当地情况,进行出国前教育等。20日将开始进行开右舵车、射击等训练。

  3月26日,维和小组将取道澳大利亚的悉尼前往东帝汶。“请转告我的边检战友们,我想念他们,感谢他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和关怀,我不会令他们失望的!”左蕾最后说。